賈敬龍案:殺與不殺,我們應當考量什么?

發布日期:2016-11-10    【字號:  

河北省石家莊市長安區30歲農民賈敬龍,在2015年2月19日,用射釘槍射殺了本村村長兼村支書何建華,后經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和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兩審,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最高法院于日前下達裁定書核準對賈敬龍執行死刑,引起軒然大波。法學界的專家學者與律師同行們紛紛撰文從各種角度質疑死刑裁定,認為賈敬龍罪不至死。本文愿從司法的價值取向出發,作稍許思考。


賈敬龍資料圖
此案若發生在十年前,不會有任何爭議,可是放在今天卻大大不同。懷有樸素正義觀的民眾或許要發問:一個個罪惡昭彰的貪污、受賄超過億元的“大老虎”都能免于一死,為何偏偏殺一個看起來多少有些屈辱、含有激憤殺人情節和或可認定的自首情節的農民?如果說“罪大惡極,不殺不足以平民憤”是人民法院判處被告人死刑立即執行的前提條件,那么一個無權無勢的壯年農民,與那些貪腐情節極其惡劣的貪官污吏相比,誰更符合這一條件?
司法不能脫離社會價值而存在,而根據不同的社會價值衡量,殺和不殺都有其道理。
一、殺,自有殺的價值
賈敬龍殺人案的被害人何建華,因堅決實施城中村改造而與賈敬龍結怨招致殺身之禍,何的行為也許有些過激,但如果兇手得不到最嚴厲的懲治,今后的征收、拆遷會不會受到嚴重阻礙?負責農地征收工作的基層干部的積極性會不會受到挫傷?全國的農地征收進度會不會放緩?城市化的進程會不會受到直接或間接的阻礙?農地征收的補償標準會不會因此而被抬高,使得中國的城市化進程付出更高的時間和金錢的代價?并且從引爆輿論角度來看,需知被害人何建華也有親屬和律師,如果不殺賈敬龍,他們也可能不服并把案件結果公之于網絡,從而影響千千萬萬負責農地征收的基層干部與工作人員。

網傳賈敬龍房屋被強拆現場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河北省兩級法院和最高法院以保障及促進中國多快好省的城市化進程為社會價值取向,就沒有錯。從這個意義上說,三級法院對賈案的處理,兼有“刑罰報復主義”與“阻嚇主義”的考量。
二、不殺,亦有不殺的道理
何建華被殺,據媒體報道與他片面追求征收進度,對賈敬龍的個體需求、人格尊嚴重視不夠、手段有些簡單粗暴有關。雖然媒體報道未必真確,但類似的案例已經屢見不鮮,征收農地的安置與補償條件在某些地區仍然偏低,負責農地征收的基層干部和工作人員作風粗暴,已經極大地傷害了作為社會最底層的部分農民,造成了底層個體的長久之痛與社會整體的深遠矛盾,也是不爭的事實。


網傳賈敬龍站在自家平臺手舉國旗站立
賈敬龍殺害何建華是觸犯重罪無疑,但當下輿論旋渦中的賈敬龍是不是可以作為農地征收中受害農民群體的一個極端的典型呢?從某種意義上說,是受害農民的一個代表?如果是這樣,河北省兩級法院和最高院為何不能本著“慎殺”原則,體現“慎殺”精神,判處賈敬龍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并終身不得減刑——如蘇榮等大老虎一樣?
三、社會價值沖突下的皈依——司法公信力
盡管司法,尤其是我國司法,往往不得不擔負必要的社會職能,體現特定的社會價值,可是,當兩種或多種社會價值發生沖突時,司法必須皈依其自身的核心價值。
當下司法最核心的價值取向是什么呢?是司法公信力!


提高司法公信力是目前司法核心價值
在一個又一個大老虎被“赦免”的同時,掏鳥窩的大學生卻被判十年有期徒刑;持有仿真槍的福建少年被判十年,而呼格案的制造者、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前黨委書記、副局長馮志明持有三支真槍和數百發子彈卻僅被判三年有期徒刑……
在一個個判罰懸殊的案件背后,在社會輿論為之鼎沸的大環境下,司法公信力就是公平!唯有公平量刑,才會減少司法的社會公信力的進一步喪失。一邊對一個又一個貪腐金額為天文數字的大老虎免于死刑立即執行,一邊卻對一個弱勢群體中的三十歲農民痛下殺手,多少會使司法公信力受到進一步損害吧?不殺賈敬龍,未必能挽回多少民眾對司法的信任,但殺了賈敬龍則必定會進一步損害司法公信力。
大老虎們的貪污受賄與賈敬龍故意殺人,在刑法上性質不同,一個是經濟犯罪,一個是侵害公民人身權利犯罪,強求一視同仁地體現“慎殺”精神,從專業角度看也許并不合適,但特殊的歷史條件卻決定了,要想減少對司法公信力這一根本性的核心價值的損害,在賈敬龍案中貫徹“慎殺”精神應是十分必要之舉。






Contact us 南京市鼓樓區清江南路70號河海科技大廈5樓
    全國電話 : (+86) 25-83657365 / 傳真 : (+86) 25-83657366 / E-mail :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1980—2016 江蘇法德永衡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蘇ICP備09094868號 Designed by EPSO
甘甘肃十一选五的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