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解除異議期應當如何理解與適用?

發布日期:2016-11-10    【字號:  
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24條規定了“合同解除異議期”,關于異議期經過后,是否需要對解除權作實質審查,學者理論與司法判例均多有爭議。 
1問題的提出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下稱《合同法》)第96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第九十四條的規定主張解除合同的,應當通知對方。合同自通知到達對方時解除。對方有異議的,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確認解除合同的效力。”
《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下稱《合同法解釋二》)第24條規定,“當事人對合同法第九十六條、第九十九條規定的合同解除或者債務抵銷雖有異議,但在約定的異議期限屆滿后才提出異議并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當事人沒有約定異議期間,在解除合同或者債務抵銷通知到達之日起三個月以后才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于是,基于上述兩條規定,關于合同解除異議期間產生了兩種理解:
第一種意見認為,合同解除異議期間經過后,不再對解除權作實質審查,無論解除權條件是否實際成就,非解約方均無救濟途徑;
第二種意見認為,應當對《合同法解釋二》第24條作限縮解釋,無論非解約方何時提起訴訟,均應對解除權作實質審查;在解除權實際并不成就的情況下,排除該條的適用。
2司法判例及法院立場
一、司法判例節選

(一)廣州方興房地產建設有限公司與東營大明置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股權轉讓糾紛申請再審民事裁定書

(二)達州廣播電視大學與四川聚豐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合資、合作開發房地產合同糾紛申請再審民事裁定書

(三)成都市嘉得利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與成都市公安局技術服務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四)海南萬泉農產品批發市場有限公司與瓊海中大信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建設用地使用權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二、地方高院及最高院立場
(一)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認同第二種意見,認為需要作實質審查。
《上海高院2011民事法律適用問答(一)》 
問:當事人未在合同約定的或法定三個月的異議期內對另一方當事人的合同解除或債務抵銷提出異議的,是否意味著合同解除或債務抵銷成立?
答: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合同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規定,當事人對合同解除或債務抵銷有異議,但在約定的或法定三個月異議期經過后才提出異議并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我們認為,在適用該條規定時,提出合同解除或債務抵銷的一方當事人必須首先具備合同法第九十六條及九十九條關于合同解除及債務抵銷的條件,即必須具備合同約定解除權或法定解除權,或互負到期債務,且債務的標的物種類、品質相同的前提;其次應當以法律法規規定的方式通知對方當事人。若具備上述條件,另一方當事人未在合同約定的或法定三個月的異議期內對合同解除或債務抵銷提出異議的,則意味著合同解除或債務抵銷成立。若一方當事人并不具備解除合同或抵銷債權的條件的,則不能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合同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的規定。
(二)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傾向于第二種意見,認為需要進行實質審查,但對異議期的“除斥性”又似有肯定。
《〈合同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理解與適用的答復
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
你院浙高法〔2012〕331號關于如何理解與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的請示收悉。經研究,答復如下:
當事人根據合同法第九十六條的規定通知對方要求解除合同的,必須具備合同法第九十三條或者第九十四條規定的條件,才能發生解除合同的法律效力。
當事人沒有約定異議期間,一方當事人在《合同法解釋(二)》施行前已依法通知對方當事人解除合同,對方當事人在《合同法解釋(二)》施行之日起三個月以后才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本答復下發之前已經終審的案件,不適用本款規定。
(三)最高人民法院:該問題尚需進一步研究論證。
《關于合同法解釋(二)第24條問題的答復》 
一、合同法司法解釋二第24條規定:“當事人對合同法第九十六條、第九十九條規定的合同解除或者債務抵銷雖有異議,但在約定的異議期限屆滿后才提出異議并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當事人沒有約定異議期間,在解除合同或者債務抵銷通知到達之日起三個月以后才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如果合同當事人一方在不具有解除權的情況下,向對方發出了解除通知,對方在本條規定的異議期經過后才向人民法院起訴提出異議的,人民法院是否支持,無論是在學術界還是在各地法院的審判實踐中均存在爭議。肯定的觀點主張,本條適用的前提是主張解除合同的一方應具有解除權,否則,對方提出異議的權利不受異議期的限制,本條不適用,人民法院對解除異議的訴訟請求仍應支持;否定的觀點主張,異議期限經過,異議權不再受法律保護,此時無論解除合同的一方是否具有解除權,對方當事人均無權再對合同解除提出異議,故對此種情形下的異議訴請,人民法院不應支持。以上兩種觀點,均具有一定的理論依據和現實基礎,根本差別在于對異議權的性質、異議期限經過的后果等認識不同。對此,最高法院將在進一步研究論證的基礎上,以司法解釋、司法政策或典型案例等形式,明確提出相應的意見,以統一裁判尺度。
二、發出解除通知的一方自己在三個月內起訴,請求法院確認解除合同的效力,屬于解除方通過提起確認之訴,對合同已經解除的法律事實進一步予以確認,而非對自己主張的合同解除提出異議。
3學界、實務界各方意見
一、贊同第一種意見,認為無須進行實質審查的。
《再議合同解除異議期條款的適用》(姚寶華) 
首先,如無解除權的一方發出解除通知不適用合同法解釋(二)異議期的規定,則合同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無存在之必要。……其次,3個月異議期之規定是維護市場交易秩序和財產關系穩定的需要。……最后,未在3個月內提出異議不影響異議方其他權利的主張。如果另一方未在3個月內提出異議并起訴到法院,人民法院對其繼續履行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但并不影響要求對方承擔違約或違法解除合同責任的權利。
二、贊同第二種意見,認為需要進行實質審查的。
《合同解除異議研究》(賀劍) 
合同解除異議權,即“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確認解除合同的效力的權利”,性質上屬于提起確認之訴的訴權,非解約方和解約方均可依《民事訴訟法》第119條第1項享有。雙方的訴權彼此構成限制,可以實現盡早穩定合同關系的目的。《合同法》第96條第3款第1句只是非解約方享有訴權的注意規定。適用《解釋二》第24條時,應對解除權的有無進行實質審查,并據此判定解除行為的效力,從而架空、虛置該條規定。抵銷異議以及其它種類的形成權異議也應遵循這一規則。
解讀《對第二十四條理解與適用的請示的答復》(陳龍業) 
首先,《合同法解釋(二)》第24條是對《合同法》第96條的適用問題進行的解釋。因此當事人行使合同解除權,當然應當具備《合同法》第93條第2款或者第94條規定的要件,并應當通知對方當事人,才能發生解除合同的效力。
其次,從法理上講,合同解除權是形成權,合同一旦解除對雙方當事人權利義務影響巨大,世界各國都不約而同地對合同解除權加以嚴格限制,以維護社會經濟秩序的穩定。合同解除提出的逾期異議也只是導致非解約一方當事人的異議權(形成抗辯權)消滅,解約一方當事人的解除權并不因此自動成立,解約行為也不因此自動有效,也應當必須滿足《合同法》所規定的條件。 
4結論
我們的觀點
綜合前文所列的法律規定與各方意見,易知如今對“解除異議期間”的理解尚無最為權威且明確的定論。最高院民法教研室雖在其下發浙高院的答復中表示支持對解除權作實質審查的觀點,但最高院后又于院長信箱將此結論模糊化。而學界與實務界的學者、法官們對此問題的看法又確實莫衷一是。
但總體來看,認為需要限制解除異議期間適用的觀點目前已基本成為通說。即使在嚴格遵從24條字面意思,認為異議期間經過后無須進行實質審查的情況下,也應當認為若解除權實際不存,由此而達成的合同解除當屬違約,不影響違約解約方相應責任的承擔;非解約方喪失的僅為要求對方繼續履行的權利。
期待最高院能及時發布合理的權威解釋,填平這一制度設計上的漏洞。 

Contact us 南京市鼓樓區清江南路70號河海科技大廈5樓
    全國電話 : (+86) 25-83657365 / 傳真 : (+86) 25-83657366 / E-mail :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1980—2016 江蘇法德永衡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蘇ICP備09094868號 Designed by EPSO
甘甘肃十一选五的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