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德雜談|枯井救兒與梁啟超割腎

發布日期:2016-11-18    【字號:  

日來,河北蠡縣發生的事情,大體感動了億萬國人。
據報道,11月6日上午11時許,河北省保定市蠡縣鮑墟鄉中孟嘗村6歲男童聰聰不慎掉入約40米深的枯井中。事件發生后,周邊保定、肅寧、高陽等地的愛心人士自發趕來救援,有的開來挖掘機、推土機等救援車輛,有愛心團體送來食品、御寒衣物、開水等,滄州藍天救援隊、村民自發組織的救援隊、蠡縣各鄉鎮等社會救援力量也參與到救援中。11月10日23時,聰聰被救援人員從井底找到,但已經沒有了生命體征。至此,這場牽動了許多人的救援行動,在持續107小時后宣告結束。
一個農民家庭的小兒,因其不慎掉進了枯井之中。社會各界花了大力氣救援,當地政府、公營事業也真正地動了起來。可惜天不遂人愿,我們仍然要和這個可憐的家庭一起面對生命逝去的悲痛。結局固然遺憾,但救援過程中的光景,約莫可以趕上文明世界的高度了。

社會各界自發出動大批挖掘機參與救援
有論者常以為,興師動眾地救援小人物是域外才有的西洋鏡,此乃大謬之言。“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孟子·滕文公上》),不單是古圣賢的諄諄教誨,更是中華傳統社會的價值垂范。我們的文明,正是秉承著這樣的精神,一脈相承,代代而傳。
當然,在過去的一段時間內,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傳統的屋脊被摧毀了,坍塌的廢墟上卻未能如愿筑起新的廣廈。我們仿佛看到司馬遷所講的那個“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史記·貨殖列傳》)的世界就在眼前。萬幸,大家總還是存著向往文明的心腸,丟掉的好東西,正在被一步步撿拾回來。
但重建比摧毀要來得困難。蠡縣的事情到最后,也發生了一絲不快。風傳小兒的父親毆打參與救援的救護車司機,甚至還被扣上了“醫鬧”的帽子。無恥,寒心,憤慨,諸如此類詞匯一度掩埋了數十萬土方堆砌的救援光輝,東郭先生似乎又一次遭遇了中山狼。
且不論打人事件是否為真,談到這里,筆者想起來梁啟超。梁先生是個聞人,就連其去世,都留下了一段公案。相傳梁先生死前得了一種怪病,尿血,但查不出個所以然。多方就醫無果,梁先生被送入北京協和醫院,這家當時最好的西醫院手術。醫生講梁先生的左腎有毛病,要割掉。手術以后,梁先生的尿血仍未止住。一打聽,友人告曰:割錯了,誤將健康的右腎以為病變的左腎割掉。家人大怒,欲延聘律師提起對醫院的告訴。梁先生急止住,道:吾國醫院能開刀割去人之腎臟而人不即死,此乃天大進步,吾人何能告狀以止醫學家之探索勇氣歟?言畢未幾,梁先生便死掉了。

梁啟超相片
梁先生昔日之態度,對我們看待今日之事件,無疑是值得鏡鑒的。曾幾何時,達官顯貴、國際友人,人命關天的文明準則似乎只在他們身上試驗。而如今,一個農民家庭的小兒,得到了社會自發的無私援助,政府部門更是鄭重其事,再加上千萬萬陌生人的關心和支持。試想,若打人事件為謠言風傳自不必說,即使千真萬確,如今救援一事已顯示出此等文明進步,難道不值得我們盡力鼓與呼么?個中瑕疵,不應該給予善待么?
當然,筆者主張的善待并不指向鄉愿。是非曲直,仍須辯明;懲惡揚善,不能慢怠。但是非之間仍有情、理,從事法律工作的經驗讓筆者深膺于陳寅恪先生講治學的一句名言:應具了解之同情。了己了人,推己及人。這種態度,不惟治學,更兼論事,都是須堅持的。我們的道德重整和文明進步正處于且將長期處于負重前行的階段,了解到這一點,有這點同情心,就可能認同:每一個進步,都值得我們鼓吹,每一個插曲,都可以理解看待。

Contact us 南京市鼓樓區清江南路70號河海科技大廈5樓
    全國電話 : (+86) 25-83657365 / 傳真 : (+86) 25-83657366 / E-mail :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1980—2016 江蘇法德永衡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蘇ICP備09094868號 Designed by EPSO
甘甘肃十一选五的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