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言錯案追責——寫在聶樹斌平反之后

發布日期:2016-12-07    【字號:  

題記:我們堅決反對非理性的司法追責,“罪疑惟輕,功疑惟重。與其殺無辜,寧失不經。” (語出《尚書?大禹謨》)的原則已經錯失在聶樹斌身上,不能繼續錯失。


昨日,最高法院再審判決宣告聶樹斌無罪。這樁持續21年的冤案最終得以昭雪,隨之而起的是向當年辦案人員追究問責的呼聲。網絡上甚至不乏“處死辦案人員”的極端言論。對追究司法人員責任的態度,我們在《司法人員應該因錯案被追責嗎?——由馮志明案看司法追責》一文中已經鮮明地闡明,對聶樹斌案中的這一問題,我們仍然堅持一貫的態度:必須對“錯案追責”的聲音保持警惕。


鏈接:司法人員該因錯案被追責嗎?——由馮志明案看司法追責


偵辦人員違法偵查,審判人員枉法裁判,出入人罪、炮制冤案的,當然應當被追究責任。但過失辦了錯案與故意炮制冤案必須區別開來。囿于辦案水平和技術手段,公安機關把案件搞得“八分像”。而當時適用的1979年《刑法》、《刑事訴訟法》還沒有引入“無罪推定”、“疑罪從無”、“排除合理懷疑”等審判規則;外加當時“從重從快”、“專政工具刀把子”的刑事政策,審判人員徑自宣告聶樹斌無罪恐怕更難得到法律支撐和輿論支持。以聶樹斌案今天的審判結果去衡量二十年前審判人員的責任,是對前人的苛求。



那么,把聶樹斌案搞的八分像的公安偵查人員應該被追責嗎?從再審判決書中可以看出,聶樹斌母親等對當年偵查人員“刑訊逼供”、“隱匿、銷毀證據”的指控也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的正面回應:由于證據不足,相關指控不能成立。如果將來發現證據,證實有人故意銷毀證據,搞過刑訊逼供,他們必將會因為自己炮制冤案的罪行承擔責任。但如果查明偵查人員的責任僅僅在于工作能力不強、工作態度毛躁,導致案件辦錯了,那么,盡管當年獲得的榮譽定然要遭褫奪,因功獲得了升遷也要得到糾正, 但也只能停于斯,止于斯了。


然而,聶樹斌案中仍然存在需要被追責的情形。從透露的情況來看,聶樹斌沉冤21年之久,很重要的原因是原辦案機關在發現錯案線索后,不僅未能積極、主動地重啟案件偵查,反而拒絕、阻撓,甚至是人為干擾案件的復查。對自承真兇的王書金威逼利誘,對力推糾正的鄭成月打擊報復,他們的行為令人瞠目,他們的目的昭然若揭。如果不對此嚴肅處理,就對不起聶樹斌以生命為法治文明付出的代價。


司法活動有其自身規律和技術,對冤假錯案,尤其是錯案是否必須“零容忍”?加強責任意識,提高辦案質量是必須的,但過于嚴苛的責任追究不僅無益于促進錯案的主動糾正,也與司法活動自身的規律相悖。“真理往前一小步就是謬誤”,更何況個別“錯案追責”的不理性聲音正在企圖邁出危險的一大步。


Contact us 南京市鼓樓區清江南路70號河海科技大廈5樓
    全國電話 : (+86) 25-83657365 / 傳真 : (+86) 25-83657366 / E-mail :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1980—2016 江蘇法德永衡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蘇ICP備09094868號 Designed by EPSO
甘甘肃十一选五的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