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認不諱”式報道理應休矣

發布日期:2017-01-07    【字號:  

據媒體報道,2017年1月4日廣西憑祥市有人翻墻進入友誼鎮小聰仔幼兒園砍傷十一名幼兒;5日又有報道稱:該案嫌犯已經被抓獲,對其罪行“供認不諱”。

又是“供認不諱”!長久以來這已是破案報道的固定用語,內蒙古呼格案、河北聶樹斌案、杭州張氏叔侄案、陳滿案…..哪起案件的破案報道中沒有“供認不諱”這四個字?但結果呢?以上所及,件件都是冤案。

看來“供認不諱”并不一定經得起時間的檢驗(并非質疑廣西憑祥一案或有冤情,僅以該案為引,萬勿誤讀)。其中要害恐怕在于,嫌疑人的“供認”究竟是怎么來的?是在鐵證面前不得不交代自己的罪行,還是刑訊逼供、指供誘供的結果?


確認嫌疑人之后,“撬開”嫌疑人的嘴巴、使其主動供述自己的罪行,對破案確有幫助,對節省公安機關破案時間及社會公共資源之利用也確有益處;但同時也有為偽造、變造“證據”、隱瞞實證提供方便之虞。例如聶樹斌案中,原始考勤表被銷毀了,而以聶樹斌生前工作單位提供的一份“情況說明”來代替。這是為什么?若作懸猜,可能原始考勤表證明了聶樹斌根本沒有作案時間?但既然他本人對行兇一事已經“供認不諱”,做這點手腳恐怕亦非難事。

據前北京律師李莊出獄后稱,重慶“唱紅打黑”期間,他以所謂“辯護人妨礙作證罪嫌疑人”身份被關押在重慶看守所時,主辦警官就對他說過:“沒有我們警察搞不到的口供!”不過此事確實無從考據,當不得實證。

盡管,“重證據不輕信口供”、“僅有嫌疑人的口供,沒有其他證據支持的,不能定案”一直是我國刑事訴訟的重要原則;但以“撬開嫌疑人的嘴巴”為破案之先行利器,繼而圍繞口供“組織”證據、進行起訴的手段仍然大行其道。舉目而望,凡是大案要案的破案報道,十之八九均有“供認不諱”這四個字,儼然已經成為一種報道程式——反映出此種破案方式與司法思維之蒂固根深。但事實證明這種破案方式并不“安全”,往往淪為冤假錯案之淵藪。


故而特此建議:廢止司法報道中對“供認不諱”四字的使用,改用“嫌疑人初步供述了犯罪事實”之類的表達。雖然此舉對摒除司法機關某些錯誤的工作方式尚無實際助益,但在司法文明而言,多少算是個進步吧!

必須承認的是,羅馬并非一日而成,在特定的時期需要以特定的眼光去看待時代的局限;改革和進步也絕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并非數紙文件或幾例冤案的平反便可驟變。

但既已明理,便應知悔改,舊時之錯斷不可一犯再犯!比起用不用“供認不諱”這四個字,我們更迫切的愿景是,司法機關能始終奉行“重證據,不輕信口供”的證據原則,扎實辦案,力圖永絕呼格案與聶樹斌案之類的冤假錯案。正是:哀之更須鑒之,莫使后人復哀!


Contact us 南京市鼓樓區清江南路70號河海科技大廈5樓
    全國電話 : (+86) 25-83657365 / 傳真 : (+86) 25-83657366 / E-mail :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1980—2016 江蘇法德永衡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蘇ICP備09094868號 Designed by EPSO
甘甘肃十一选五的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