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可判十年”到“緩刑釋放”——記一次成功的辯護之旅

發布日期:2017-01-12    【字號:  


收贓物或成同犯  若定罪可判十年


案情

陳某與鐘某系配件生產廠家分別派至南京江寧某汽車生產企業的協作人員,二人在該汽車生產企業工作期間相識。2012年4月,鐘某在生產車間盜竊汽車配件時被保衛人員當場抓獲,其后供認將贓物出售給了陳某,陳某經保衛人員通知后到達現場,并如實交代了收購贓物的行為。2012年6月,公安機關以涉嫌共同盜竊將二人逮捕,2012年7月,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共同犯罪是指共同犯罪人在參加共同犯罪時,其犯罪行為通過共同的犯罪故意相聯系,共同犯罪人的行為與犯罪結果之間具有因果關系,這是共同犯罪人承擔刑事責任的依據。按共同犯罪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分工不同,可分為組織犯、實行犯、幫助犯和教唆犯。

認定陳某、鐘某涉嫌共同盜竊,首先應證明二人具有共同的盜竊故意,其次,應證明二人在共同盜竊中的分工。

初步境況

偵查期間,陳某委托的辯護人以涉嫌共同盜竊為前提為其提供法律幫助,并與公安機關溝通,降低了部分涉案金額。公安機關《起訴意見書》最終認定的共同盜竊的金額為28990元

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盜竊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三條 第(二)項的規定,個人盜竊公私財物價值人民幣五千元至二萬元以上即為“數額巨大”。

2013年4月4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

《關于辦理盜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一條將盜竊公私財物價值“數額巨大”變更為三萬元至十萬元以上

由于本案檢察機關起訴于2013年1月,根據《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條的規定,如被認定為共同盜竊,陳某可能被判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會嫌犯遍閱案卷  聘名狀力挽狂瀾


經陳某家屬委托,本所(江蘇法德永衡律師事務所)宋章龍律師接任其辯護人。在多次會見陳某并仔細閱卷后,宋章龍律師發現,公安機關在偵查階段獲取的證據不能支持其對陳某所涉犯罪性質的認定。

首先,鐘某的多次供述未明確承認盜竊前與陳某進行過犯意聯絡,相反,鐘某多次表示:1.因為陳某自己經營汽配銷售,只是曾經暗示過其可以偷點配件賣給他,而鐘某自己也想偷點配件賣點錢;2.每次陳某都是按約定的價格付款,而非等到贓物銷售后再分配贓款。

其次,警方制作的《辨認筆錄》中明確記載了鐘某將贓物出售給陳某的內容。

第三,盡管受限于法律常識的缺乏,陳某對其行為的性質并無清晰的認識,但從與陳某會見中了解的情況及陳某的供述來看,陳某并未明確承認與鐘某共同盜竊,陳某在接受訊問過程中被問及“你們事先有無商量”時雖然回答過“有的,我們說好了,他偷來我去賣,賣的錢他拿80%,我拿20%”,但陳某表示,他所說的“商量”,是指他從鐘某處收購贓物的價格,而不是“商量”如何盜竊,只是在被訊問的環境下未能表達清楚,而不是承認參與共同盜竊。

因此,公安機關取得的證據不能支持二人系共同盜竊的認定,陳某的行為符合《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條關于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產生的收益而予以窩藏、轉移、收購、代為銷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飾、隱瞞的規定,應為涉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

最終結果

宋章龍律師將上述觀點形成書面意見提交公訴機關,并與公訴人進行了多次溝通,公訴機關兩次將案件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但未取得新的證據。最后,公訴機關采納了宋章龍律師的意見,以涉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對陳某提起公訴。

2013年1月,南京市江寧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犯盜竊罪判處鐘某有期徒刑六年三個月,罰金人民幣二萬五千元,以犯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判處陳某有期徒刑一年四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罰金人民幣二萬元。陳某被當庭釋放。

律師感言

談及這起一波三折的案件,宋章龍律師認為:正確認定嫌疑人行為的性質在刑事辯護中具有極為重大的意義;無論是公檢法等司法機關還是律師,在實際辦案過程中,萬萬不可對“定性”問題隨意為之,務必仔細揣摩,三思后行。

Contact us 南京市鼓樓區清江南路70號河海科技大廈5樓
    全國電話 : (+86) 25-83657365 / 傳真 : (+86) 25-83657366 / E-mail :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1980—2016 江蘇法德永衡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蘇ICP備09094868號 Designed by EPSO
甘甘肃十一选五的走势